Lumpy

只是一个僵尸号。

梦与习性

*敦芥Only

*不可避免地ooc

*设定在36话白鲸与(并无镜花)无人机相撞后

*BGM:Manila Killa - All That's Left

--------------------------------------------------------------------

爆炸声伴随高速移动所带来的呼啸风声尖锐肆意地刺入耳膜,隐隐约约似乎还有轰鸣在脑中持续不断周期性地回响。中岛敦明确意识到如若不是这个在千钧一发之际将自己拉离爆炸中心的黑手党自己恐怕不仅仅只是耳鸣了的事实。

两人平稳落入海流之中溅起的水花带着波澜圈圈荡开,远处炸裂开来的碎屑砾石集成一团从四面八方飞散开来火花四溅。黑兽抓住中岛敦的身躯向着岸上移动,所幸中岛敦还残留着一丝不甚清明的意识。

两人陆续上了岸。

中岛敦保持着半人虎状态利爪尖牙虎尾并未消失,细胞躁动着涌上方才敌人所造成的伤口处,野兽的细胞肆意地吞噬着血管里的伤残有条不紊地重新组织建立起新的王国。芥川勉强撑住膝盖从咽喉中咳出一些气息脸颊染上炙热的触感,身上并未消散的水汽勾勒出人消瘦的身躯和那引人遐想的腰肢。

中岛敦注视着芥川,伤口处隐隐发痒叫嚣着在头脑中爆炸,似乎有什么痒上心头。他突然感觉到心脏在强烈地跳动,心室瓣膜和心肌的每座桥梁上都奔涌着红细胞、血小板、氧气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化学反应咕噜噜地在他身体里肆虐。他觉得自己好像在梦中,那些妙不可言的色彩重重抹上他的心头噬人心魂,可是好像又是一笔浓墨细细涂抹在天际,美得像他心上人的眼球。一颗参天大树从他的脚底肆意生长,爬上他的小腿攀上他的胳膊充斥他的口腔填充他的大脑发芽抽枝开花,一切好像都无法控制了。

他迷失在梦中,直至尖锐却又不是利器的危险袭上他的眼前。罗生门化为的黑兽抵住他的颈脖,尖锐而又漆黑一如他那尚未明了的心上人。他恍惚间听清对方的声音带着些许恼怒。

“人虎,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

中岛敦在脑海中转换人称无数次品读这个句子一字一字咬碎了似乎要吞入腹中反复品味。直到赤红抹上他的颈脖,疼痛唤醒他麻痹的神经。大脑重新掌控支配权,他的四肢重新开始活动。

视线重新聚焦穿透空气与杂尘他看见自己的尾巴紧紧缠绕在对方一手可握的纤细腰部,力度大得似乎要狠狠拗断芥川。虎尾亲昵地环绕在对方身上似乎平白增添了几分色/情的意味,赤裸裸地展示着主人并未了解的几分暧昧而又危险的暗示。中岛敦看清芥川的脸,猜想可能有鸟儿的羽梢携带着晚霞轻轻抚上对方的脸颊。

空气凝结,两人之间焦灼着。

对话无法成立空间陷入寂静,似乎万籁俱静,两人身后的火花皆为虚妄。

我想做什么?

大概是想吃了你吧。


                                                                                                      -Fin.-

----------------------------------------------------------------------

"听说大型猫科动物都喜欢用尾巴用缠住配偶"的梗。

当然啦是胡编乱造。

两人的感情尚未明确,芥川肯定对敦还是”这个废物“这种看法吧。

这里的敦大概也不觉得自己喜欢芥川,但是被落水和芥川的美貌[?]所迷惑得懵懵懂懂的做梦一样。

事实上他作为老虎的习性已经充分证明他喜欢芥川了。(x

这里是的吃掉大概有各种意思吧www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18)
热度(30)

© Lumpy | Powered by LOFTER